首页 - 研究报告 - 行业资讯 - 数据中心 - 市场分析 - 企业商圈 - 资源下载 - 供求商机 - ENGLISH
中研普华 可研报告 媒体报道 常见问题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行业研究网 > 中研财经 > 国际财经 > 正文

IMF是否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

中研普华财经(http://finance.chinairn.com)  日期:2015年8月17日 

  日前IMF发文表示,目前IM F董事会仍计划于2015年晚些时候决定是否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并将当前货币篮子的使用有效期延长9个月,但这并不影响将人民币纳入SDR的评估进程。

  IMF关于是否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的评审,让已不在舞台核心的SDR再度曝光于聚光灯下。日前IM F发文表示,目前IM F董事会仍计划于2015年晚些时候决定是否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并将当前货币篮子的使用有效期延长9个月,但这并不影响将人民币纳入SDR的评估进程。

  SDR为特别提款权的英文缩写,又称纸黄金,是IM F创设的一种储备资产和记账单位,是IM F对原有普通提款权的补充,并非完全意义上的货币,使用时一般需要先转换为其他货币,直接用于贸易或非贸易支付的情景较为罕见。

  SDR的创设背景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现的美元危机——— 布雷顿森林体系越发面临特里芬悖论的约束和困境,即一国货币充当国际货币,其价值必须保持相对稳定;而国别货币如果要发挥国际货币职能,则该国就必须保持经常项目下的贸易赤字,以使货币流向国际市场,满足其他国家交易结算和外汇储备之需。这显然导致了因逆差而输出流动性与保持币值稳定之间的矛盾,并进一步造成以国别货币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失衡。因此,设立盯住一篮子货币的SDR,并每五年对SDR货币篮子评审一次,以保持其代表性,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对国际货币体系既有问题的修补。

  作为国际性货币组织,IM F存在以及其相关制度是建立在各成员国尊重认同的基础上,IM F发行SDR得到各国承认,一定意义上也是各国对IM F货币主权的部分让渡。但由于SDR职能及应用范围较为有限,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象征意义相对更重,主要是作为各国外汇储备中的补充资产存在,而其他国际货币职能则相对较弱。因此,SDR自设立后并未能与美元形成分庭抗礼之势,对完善和优化国际货币体系和秩序的作用不大,甚至一度有边缘化的趋势。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美元再度面临巨大贬值压力,周小川行长于2009年3月发文支持做实SDR超主权货币功能,并得到许多国家响应,SDR才再次受到理论界的重视和公众热议。

  如果说2009年中国重提再塑SDR超主权货币功能,是基于巨额外汇储备保值增值、助推人民币国际化、完善国际货币体系以及改变不合理的国际货币秩序等多目的考量,那么时隔6年后再度推动人民币进入SDR货币篮子,其目的则更加聚焦于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与此同时,与5年前人民币无缘SDR货币篮子的原因类似,此次人民币能否成功通过IM F对SDR构成货币的评审,同样取决于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国内金融市场深度及人民币利汇率定价机制等问题。

  简单地说,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和放松关键领域的资本项目管制,解决的是人民币资产投资便利,以及人民币资产配置的自由度和交易成本等问题,也进而有利于降低人民币离/在岸汇率定价的扭曲,提高人民币资产对国际投资者的风险可管理性和有效定价。正鉴于此,在推进人民币进入SDR的过程中,面临多个需要综合考虑、权衡利弊的问题。

  首先,如果能够实现将人民币放入SDR篮子,对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无疑是个里程碑式事件,但要真正提高和巩固人民币在国际体系中的地位,从根本上看还是要依靠人民币及其资产在国际市场的内在吸引力。要真正获得国际市场认可,加快人民币可自由兑换、放松资本项目管制、实现人民币利汇率市场化、提高国内金融市场的深度和厚度以及丰富国内金融市场品种,尤其是有助于风险管理和对冲的金融衍生产品等,都是不可逾越的过程。但在当前国内经济内生增长能力不足、人民币资产定价市场机制不完善、人民币面临外升内贬趋势等背景下,人民币真正国际化,既可能引发资金外流问题,又提高了人民币汇率稳定和人民币资产风险可管控的监管成本。要享受人民币国际化所获得的收益,就需承受资本项目管制放松引发的一系列问题,这将会是两难的抉择。

  其次,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尤其是人民币国际储备货币化,我国需要持续维持经常项目逆差,以便向全球货币体系输出人民币,这将意味着出口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要持续为负。然而,这显然也将为经济稳增长带来更大的压力和挑战,因为持续的经常项目逆差将影响人民币币值稳定,降低人民币对外部市场的吸引力;而要让外国政府和企业使用人民币储备其部分国内储蓄,需要维护人民币币值的相对稳定,并确保人民币资产具有系统性风险管理和对冲的能力及渠道,因此持续而长期的经常项目逆差,将使人民币陷入特里芬悖论。同时,鉴于国内最终消费占GDP的比重不高,诸多行业面临产能过剩,持续的经常项目逆差,将加剧国内企业的生存压力,降低人民币资产的边际收益率,进而反过来影响人民币在国际金融市场的使用。

  第三,借助SDR拓展人民币国际化空间,还将面临人民币国际化的铸币税收益与国际化义务间的平衡问题。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一个重要的吸引力就是人民币国际化具有隐性铸币税收益。但国别货币在一国内的使用具有法律强制性,一旦超越国界就不再是法定货币,其是否能让非本国居民使用就取决于货币的内在价值,而无法通过法律甚至枪杆子逼迫非本国居民使用。要想国别货币作为国际货币获取铸币税收益,首先需要履行的就是维护币值稳定的国际义务,包括维护货币购买力以及汇率水平的稳定。前者可基于购买力平价基础,以国内物价水平或通胀水平予以衡量,而后者包含的因素则更为复杂,除货币购买力外,国际收支平衡、外债结构、金融市场结构等因素都可能独立发挥作用。因此,如果人民币国际化取向隐含铸币税的因素,那么该进程所需要承担的义务将是不可忽略的成本。而IM F甚至美国等对人民币纳入SDR持开放态度,实际也是希望借人民币国际化让中国承担应有的国际义务。

  总之,当前人民币的SDR之旅,应以平常心待之,积极争取但不可强求。同时,对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及资本项目开放等问题,需要基于国内货币金融体系的风险可承载能力和内部消化能力等考量,既要避免固步自封,浅尝辄止,又要避免盲目激进,贪快求成。




分享本文地址:http://finance.chinairn.com//News/2015/08/17/153946780.html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返回财经首页

推荐广告

推荐广告

首页 - 研究报告 - 行业资讯 - 数据中心 - 市场分析 - 企业商圈 - 资源下载 - 供求商机 - ENGLISH
中研普华 - 中研财经 - 意见反馈 - 友情链接 - 媒体报道 - 常见问题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研普华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