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报告 - 行业资讯 - 数据中心 - 市场分析 - 企业商圈 - 资源下载 - IPO咨询 - ENGLISH
中研普华 可研报告 媒体报道 常见问题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行业研究网 > 中研财经 > 机构观点 > 正文

评论:权力收敛任性 收费亦须法定

中研普华财经(http://finance.chinairn.com)  日期:2015年3月12日 

  2015年的全国“两会”,关于“奇葩收费”的议题亦得到代表委员关注,日前,国家发改委针对社会质疑表态,称将对现有收费政策进行全面梳理,对政府管理的收费政策实行目录清单制并对社会公布,“让单位清清楚楚收费,让群众明明白白缴费,让收费在阳光下运行”。

  收费这事儿,想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能光有一双“慧眼”还真不够。据新华社报道,目前在全国各地、各行业充斥的乱收费、奇葩收费名目繁多,“无房证明”60元,“无犯罪证明”200元,类似这样怨气颇为集中的收费名目,在不同地方还有不同的行情,甚至可以讨价还价。足见收费之随意,也反衬出收费依据的无法可依、无据可查。这些钱凭什么收,该收多少,收来的钱又去了哪里,最基本的问题至今没有说法。

  “奇葩收费”与“任性权力”密切相关,甚至二者本身就是利益共同体。现有各类收费名目,不论基于怎样的行政管理依据(或干脆没有依据)生出,其设计初衷多是为了“收费养人”。一些盘根错节的行政部门以及附着在其身上的各类协会、“二政府”,一方面由于机构庞杂而导致经费不足,另一方面随着机构继续扩张而促成恶性循环。长期以来,罚没、税费收入的财政分成体制,让挖空心思增设税费名目成为行政机关创收、提高内部待遇的通行做法,“费”的随意性较“税”更甚,但税费乱象的根源同样要归因于行政权力在社会管理体系中的得不到约束、看不到监督。

  对乱收费动刀子,说到底还必须要给行政权力套笼子,各类行政收费的最终流向,更多是行政机构本身的人员供养、部门小金库等名目,所以终结目前这种乱收费的状况,不能回避行政机关自身的自我革命:其一是下大力气推进简政放权,已开列出的行政审批项目做大幅度削减;其二则是在简政基础上的人员精简,诸多收费名目成为供养机构、人员的主力,数以千项计的行政审批项目被削减,则相关机构、人员的供养支出与必要性应做重新审视——— 权力减下去的同时,也必须真的把机构减下去,才可能最终让开支降下来。很多奇葩收费项目,国家层面屡屡叫停,地方政府却一直充耳不闻,利益逻辑就在这里。

  发改委向外界宣示,将对现有收费政策进行全面梳理,要列出目录清单并对社会公布,客观看来,这真不是一件容易事。何况,由行政机关本身对收费乱象做整顿,忧心的不仅是自我革命能否真正痛下杀手,甚至连收费项目清单的开列,哪些该收、哪些不该收的判断,其公允性或已打了折扣。收费乱象的根源所在,事实上还是行政收费设定权本身的混乱,行政收费的设定目前分散在各个法律、法规、规章中,包括各种没什么法律层级的“红头文件”都可以设障收费、拉根绳子就收钱。相较于由发改委出面的内部整顿,不少代表委员提出的“收费法定”主张显然更着眼于根本。

  税费的随意,需要统一、更高层级的法律去规制,“税收法定”条款的明确,正是在重申最高国家立法机关在关键问题上的“法律保留”权力,关涉纳税人合法利益,每一分钱都值得国家法度审慎对待。人大对税收立法权的回收,设定了十五年的缓冲期,而对收费乱象的痛下决心治理,除了推动“收费法定”原则的实现,还须采取更果断的措施:一方面做现有收费项目的彻底清理,与简政放权同步推进,对收费合法性乃至合宪性做研判;另一方面在清理完成前,不妨以“一刀切”的雷霆手段暂停现有各类收费项目,以暂停收费倒逼行政机关收费项目清理整顿的加速。从权力不可任性,到权力不能任性,这一法治政府核心目标的实现,须要回到行为逻辑与利益逻辑中去做步骤分解。




分享本文地址:http://finance.chinairn.com//News/2015/03/12/164225406.html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返回财经首页

推荐广告

推荐广告

首页 - 研究报告 - 行业资讯 - 数据中心 - 市场分析 - 企业商圈 - 资源下载 - IPO咨询 - ENGLISH
中研普华 - 中研财经 - 意见反馈 - 友情链接 - 媒体报道 - 常见问题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研普华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