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报告 - 行业资讯 - 数据中心 - 市场分析 - 企业商圈 - 资源下载 - 供求商机 - ENGLISH
中研普华 可研报告 媒体报道 常见问题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行业研究网 > 中研财经 > 导读推荐 > 正文

俄罗斯打响卢布保卫战 启动第三种武器

中研普华财经(http://finance.chinairn.com)  日期:2014年12月22日 

  普京号召商人们把海外资产带回俄罗斯,俄首富乌斯马诺夫成为第一个“勤王”者
  
  除了黄金、外储,已经大敌当前的卢布保卫战,启动了第三种武器:离岸的5000亿美元。
  
  “俄罗斯商人应该把海外资产带回俄罗斯。”在18日的记者会上,强人总统普京吹响了求助的号角。
  
  俄罗斯首富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成为第一个雪中送炭者。据外媒18日报道,乌斯马诺夫已将所持产业股份从境外转回俄罗斯公司。
  
  是爱国英雄,还是自保?在复杂的俄罗斯“纸牌屋”中,乌斯马诺夫的“送金回巢”引出多种解读。
  
  华东师大政治系教授马奥尼的解读更为现实。他在接受专访时表示:“尽管乌斯马诺夫一直被称为爱国商人,但此次把股份转回国内可能是早有打算,并非真的响应普京号召。毕竟第一个回国的人可以享受先发优势,比跟风者获取更多的金融和政治利益。而那些不响应号召的人也会被‘描黑’。”
  
  俄首富“送金回巢”
  
  当前,俄罗斯经济形势同即将到来的严冬一样寒冷:尽管俄央行几度加息,卢布却未能“止泻”,截至发稿,美元兑卢布汇率已经向73奔去;近乎“腰斩”的油价也使这个能源出口国满目疮痍。
  
  这样的俄罗斯,需要一群不“逃跑”的资本家。在18日的年终新闻发布会上,普京鼓励商人们把自己的海外资产“去离岸化”,带着钱回到俄罗斯。
  
  乌斯马诺夫第一个响应。他日前决定,把所持的电信营业商Megafon和铁矿石生产商Metalloinvest的股份从境外转回至俄罗斯经济实体“AFTelekom股份有限责任公司”。
  
  乌斯马诺夫旗下的USM控股公司在避税天堂塞浦路斯有一家名叫“Telecominvest有限控股公司”的子公司,Telecominvest所持的Megafon公司股份此前归属地即为塞浦路斯。
  
  USM控股公司发布声明称:“(公司)此举是由于普京总统提出的俄罗斯经济去离岸化,以及引入了和外国公司相关的税收规定和条款等举动。”
  
  其实,乌斯马诺夫的日子并不好过。本次西方制裁、油价下跌和卢布贬值不仅重挫俄国内经济,俄富豪也难逃“大出血”命运。根据彭博社数据,俄罗斯亿万富豪损失超过500亿美元,乌斯马诺夫以损失64亿美元排名第三。
  
  不过,乌斯马诺夫表示爱国重于一切,“只要俄罗斯需要,我准备把我拥有的全部献给俄罗斯,因为我是它的公民,我为此而自豪。”
  
  乌斯马诺夫向来喜欢谈爱国精神,也常常公开表示对普京的赞美。他每年都投入巨额资产支持俄罗斯经济,普京还曾为他颁发总统特别贡献荣誉奖。
  
  此前,乌斯马诺夫为中国所了解还是因为阿里巴巴。今年11月接受美国CNBC频道采访时,他表示在阿里巴巴的投资已经取得超过500%的回报。
  
  “爱国”话外之音
  
  一部《纸牌屋》把美国政治博弈剖析得淋漓尽致,俄罗斯的经济政治戏码也从来不简单。除了爱国情怀和兄弟情义,普京的富豪“朋友圈”也不乏利益博弈。
  
  “乌斯马诺夫把股份从境外转回国内可能是早有打算,并非真的响应普京号召。”马奥尼对记者分析,第一个回国的人可以获取先发优势,比跟风者获取更多的金融和政治利益。
  
  更何况,随着以美国为首的制裁升级,这些富豪的海外资产是否安全已经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此前,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天然气﹑矿业和零售企业(包括一些与普京关系密切的超级富豪)已经转移了数百亿美元的资产至荷兰及其他可以避税的欧洲国家,比如卢森堡﹑塞浦路斯﹑瑞士和爱尔兰。这些行业大鳄包括俄罗斯石油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公司、鲁克石油公司以及贡沃尔公司等。
  
  一旦西方制裁升级,这些资产下场如何,将不得而知。
  
  此外,当年的塞浦路斯危机也使俄罗斯众多富豪储户成为“冤大头”。为了获得100亿欧元的救援贷款,塞浦路斯必须对存款超过10万欧元的储户征收高达40%的存款税,这一举措相当于让40%的俄富豪财富瞬间蒸发。当时俄总理梅德韦杰夫怒斥:“这是一种偷窃行为。”
  
  因此,此次富豪“送金回巢”,是“救国”还是保护海外资产,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普京的政治博弈
  
  普京整治资本外流的决心一直很坚定。
  
  早在一年前,普京就开始敦促俄罗斯企业加速回流资金至国内。
  
  今年3月,他在莫斯科一次商业会议时再次强调:“俄罗斯公司必须在本国注册,所有制结构必须透明。”
  
  但这些声明收效甚微。今年第一季度该国大约510亿美元的资金外流,截至第二季度,这一金额已经上升到600亿美元。而去年,俄罗斯外流资金合计不过630亿美元。糟糕的是,俄资本外流总量或比已知数据高得多。
  
  《21世纪资本论》作者皮凯蒂(ThomasPiketty)曾表示,很久以来,拥有巨额财富的俄罗斯寡头身在伦敦或巴黎,却能坐享源自国内自然资源所产出的利润。
  
  正因如此,资本外流对俄罗斯经济影响巨大。随着俄罗斯经济越发恶化,普京整治资本外流的决心越发强烈,这也成为其政治博弈的一种手段。
  
  相关人士分析:“若能将经济疲软的部分因素归结于那些不愿回国的富豪身上,普京面临的舆论压力会小得多,经济危难之时,国人对领导人的支持至关重要。”
  
  乌斯马诺夫的举动或许也响应了当前俄罗斯急需的“民族主义”。
  
  对于能源大国而言,资源民族主义难以避免,即指资源丰裕型国家利用对自然资源的法律管辖权来推动资源营运国有化、并服务于国家政治目标的现象。
  
  在18日的记者会上,普京强调了爱国主义,或者更类似于民族主义。他说:“捍卫俄罗斯人民的只能是我们自己。”
  
  “政府希望将资源国有化就必须鼓励民族主义经济,这波‘爱国情绪’与此不无关系。”马奥尼告诉。




分享本文地址:http://finance.chinairn.com//News/2014/12/22/083929349.html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返回财经首页

推荐广告

推荐广告

首页 - 研究报告 - 行业资讯 - 数据中心 - 市场分析 - 企业商圈 - 资源下载 - 供求商机 - ENGLISH
中研普华 - 中研财经 - 意见反馈 - 友情链接 - 媒体报道 - 常见问题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研普华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