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报告 - 行业资讯 - 数据中心 - 市场分析 - 企业商圈 - 资源下载 - IPO咨询 - ENGLISH
中研普华 可研报告 媒体报道 常见问题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行业研究网 > 中研财经 > 黄金外汇 > 正文

货币政策松紧适度 定向调控还是全面宽松?

中研普华财经(http://finance.chinairn.com)  日期:2014年12月16日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明年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强调“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有力度,货币政策要更加注重松紧适度”。
  
  据报道,昨天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度让中国经济走向成为公众热议的焦点。焦点之一是,中央强调要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也就是说,这一宏观经济政策的“经典组合”将会继续发挥重要的作用。
  
  尽管政策名称没变,但在经济新常态下,实际内容和实施的重点已经悄然变化。特别是“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有力度,货币政策要更加注重”松紧适度这一表述引人瞩目,经济学界人士纷纷做出解读。
  
  经济学者马光远说,货币政策要更加注重松紧适度,翻译过来就是,货币要放松。在流动性紧张的情况下,这是对的。
  
  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管清友预测,根据会议公报看,财政政策会更有力度,赤字率有可能进一步扩大;货币政策会更加宽松,降准降息将有可能见到。
  
  还有评论说,这两句话听起来好像在说绕口令,其实是一个中性偏松的政策。未来在货币政策上可能会有更大的灵活度,对实体经济总体上是利好。
  
  显然,新的经济形势下,以往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组合有了新的涵义。未来我国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实施的重点,将更多地放在有利于大众创业、有利于市场主体创新的环境上,此外在防范金融风险和重大改革推进上也将起到重要的作用。知名财经专栏作家叶檀、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带来解读。
  
  记者:明年我国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走向可能会更加灵活,而强调财政政策要有力度,指的是什么?力度要用在哪方面?
  
  叶檀: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我们看到铁路或者一系列基础设施建设,尤其在中西部地区,力度非常大。看来明年依然会维持这样的建设,这一建设不仅是为了拉动GDP,也是为了城镇化的进展,这个也是给GDP托底的项目。
  
  记者:货币政策“松紧适度”,该如何把握这个度?
  
  叶檀:所谓的“松紧适度”就是要符合经济发展的要求。事实上从今年开始,我国的货币政策在不停微调,很多人认为新常态下货币政策有可能不动了,其实刚好相反,因为是新常态,为了达到新常态的目标,比如GDP、改革和就业等等,货币政策反而要不停地变动。关于明年的货币政策,其实是有一个宽松的表述,但是宽松到什么程度我们要看明年的就业和经济发展,经济结构转变会怎么样。
  
  记者:目前中国经济新常态的环境下,大规模的刺激政策已经不会太频繁地出现了,无论是加大投资还是推进结构调整,应该把重点放在那些方面?
  
  叶檀:重点是深化改革方面,首先我们看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明年金融方面的改革。另外,从今年来看,利用资本和货币市场为改革提供空间,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恐怕是必然之选。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明年的股票市场或者债券市场,像并购、创业这些领域会有更大的作用,所以对于专业人士来说,这两年应该是波动非常大,机会也非常多。
  
  记者:到明年,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这一政策组合拳对我国经济的运行起着怎样的作用?
  
  向松祚:这几年我们在文件里虽然是这么表述,但是客观分析,在执行方面实际上是有一些偏差的。我们从2009年以来,货币信用的扩张确实过度,所谓“四万亿”的刺激造成了非常大的负面后果,实际上我们今天经济所面临的很多困难就是来自于这种过度的刺激。
  
  我们可以看一下历史数据,2009年到2013年我们的财政赤字、地方债务,我们的货币信贷扩张的规模超过100万个亿,M2的增长速度,有几年高达27%-28%。与此同时,经济增长速度又下来了,很多行业出现了严重的产能过剩。现在我们讲的结构调整、化解产能、去库存、去杠杆,其实都是在解决之前存留的这些问题。
  
  所以今天我们在判断货币政策的时候,必须要吸取教训,才能够正确把握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我现在非常担心每当经济一下滑,包括一些市场人士,也包括一些企业家、经济学者,马上就要喊要全面的降准、降息,这样一些呼声,这样的政策趋向是非常危险的。
  
  记者:不降准不降息的话,您还有哪些建议?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向松祚:我们必须问一个基本的问题,降息、降准,大规模的扩张能起到我们希望起到的效果吗?我们过去这些年货币信贷的扩张,应该是创了天量,实际上效果怎么样?所以新一届的政府,特别是李克强总理反复强调我们要调整结构、要定向调控、定向降准、定向宽松。
  
  这一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述的“松紧适度”,我希望市场人士和企业家千万不要理解为是一个全面的宽松,因为我们有些行业,比如说很多制造业已经如此产能过剩,还怎么扩张?它们的杠杆已经非常高,负债率也非常高,房地产行业,至少某些城市某些地区库存非常严重。
  
  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尽管讲到金融风险可控,但是我们的高杠杆,泡沫化的问题非常严重,那么对于有泡沫化的行业,对于有高杠杆高库存的行业,还能扩张货币信贷吗?还能全面宽松吗?所以未来的货币政策、信贷政策的执行,一定是定向调控,必须坚决按照国务院讲的盘活存量、提高效率,这才是未来货币政策的着力点。
  
  这一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讲了明年经济工作五大任务,第二大任务就是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我们现在已经有了新的经济增长点,比如说服务业、包括教育、医疗、旅游、文化、娱乐,包括新材料、新能源、高科技行业,包括小微、三农,信贷政策货币政策所谓“松”就是应该松在这些行业。
  
  怎么“松到”这些行业里面去?不是靠降息降准能够解决的,事实上降息、降准往往只会刺激进一步的泡沫化,这是必须要高度警惕的。我曾经多次讲过必须要高度警惕,但是很多投资银行人士在呼吁,实际上降息降准把股市、把泡沫化搞上去,对实体经济的效果非常有限。
  
  这一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这块的表述上,就是高度把握了这个局势,“松紧适度”,有松就有紧,有放就有收,所以是一个结构性调整背景下的宽松,而不是我们以前理解的“水漫金山”式全面的宽松。
  
  记者:您谈了很多新的增长点,在这些增长点的增加能不能弥补目前经济下滑缺陷这部分的数据?
  
  向松祚:不可能完全弥补,所以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会持续下滑。因为新的增长点的培育需要一段时间,以消费为例,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提到,大规模、排浪式的消费,已经被个性化的消费所取代了,也就是说至少从消费来讲,以前中低层次大规模的消费很难出现刺激了。
  
  在这种大背景下,经济增长速度靠新的经济增长点一定是一个最重要的力量,但是新的增长点不可能完全替代以前靠传统的制造业和房地产推动的高速增长,所以经济增长速度相应放缓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也是我们经济调整过程中必须要面对一个挑战。
  
  记者:如何能够精确的定向,您有什么建议?
  
  向松祚:对于精确的定向其实我们过去有很多有益的探索,比如监管部门要求商业银行对小微企业、三农、新兴行业、服务业的贷款要达到一定的比例,否则要从监管上采取一些措施,而传统的制造业已经产能过剩,必须要坚决收回,对房地产要坚决收回,特别是对一些杠杆已经非常高的企业,银行再也不能给它贷款了。




分享本文地址:http://finance.chinairn.com//News/2014/12/16/144908679.html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返回财经首页

推荐广告

推荐广告

首页 - 研究报告 - 行业资讯 - 数据中心 - 市场分析 - 企业商圈 - 资源下载 - IPO咨询 - ENGLISH
中研普华 - 中研财经 - 意见反馈 - 友情链接 - 媒体报道 - 常见问题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研普华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