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报告 - 行业资讯 - 数据中心 - 市场分析 - 企业商圈 - 资源下载 - IPO咨询 - ENGLISH
中研普华 可研报告 媒体报道 常见问题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行业研究网 > 中研财经 > 产经新闻 > 正文

乙肝携带者向发改委提起行政复议

中研普华财经(http://finance.chinairn.com)  日期:2014年12月12日 

  12月9日,雷闯等8省共计10名乙肝人士,以发改委不公开葛兰素史克公司乙肝药物成本会影响1亿乙肝携带者的公共利益,违反《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为由,对国家发改委提起行政复议,要求国家发改委重新作出信息公开回复,并公开葛兰素史克公司乙肝药成本。
  
  今年9月,雷闯等10余名乙肝人士(携带者或其亲属),向国家发改委寄出信息公开申请信,要求公开葛兰素史克所产乙肝药物成本,促进乙肝药物降价。国家发改委以涉及商业秘密为由,对所有的信息公开申请作出了不予公开的答复。
  
  此次信息公开发起人,亿友公益的雷闯表示,葛兰素史克公司高昂的行贿成本其实由患者承担,导致乙肝药物价格虚高,希望通过申请公开葛兰素史克乙肝药成本,推动药物价格降到合理水平。
  
  据悉,雷闯和志愿者为呼吁乙肝药物降价,去年、今年曾两次徒步千里去北京,向国家发改委、国家卫计委递交呼吁乙肝药物降价的建议信。
  
  申请被拒绝
  
  根据2013年7月2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对部分企业进行成本价格调查的通知,包括葛兰素史克(天津)有限公司在内的60家企业将接受国家发改委的价格调查,而葛兰素史克(天津)有限公司正是被长沙法院判罚30亿元的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的下属公司。
  
  然而,雷闯发现发改委官网上调查结果迟迟没有公布。今年9月下旬,雷闯联系全国10余名乙肝携带者,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分别向国家发改委寄出信息公开申请信,“申请公开对葛兰素史克(天津)有限公司的乙肝药物拉米夫定和阿德福韦酯进行成本价格调查的相关调查结果。”
  
  “乙肝患者每月都需要吃药,且连续多年,用药经济负担实在太重,而葛兰素史克的行贿成本,实际由乙肝等广大患者承担。因此,我们希望通过信息公开申请,让葛兰素史克乙肝药物的成本透明,进而促使药价降到合理的水平”,亿友公益小组发起人,乙肝携带者雷闯如此介绍。
  
  10月13日,雷闯收到了国家发改委的信息公开书面回复,回复称“鉴于您申请公开的葛兰素史克公司生产的拉米夫定和阿德福韦酯成本价格信息涉及该公司商业秘密,经征求其意见,该公司不同意公开。因此,我委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三条的规定,不予公开”。其后,其他申请者也收到了发改委的回复,回复内容基本相同。
  
  提起行政复议
  
  雷闯们则对发改委的信息公开回复表示不满,认为发改委拒绝公开乙肝药物成本,违反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三条的规定。《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行政机关认为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涉及商业秘密、个人隐私,公开后可能损害第三方合法权益的,应当书面征求第三方的意见;第三方不同意公开的,不得公开。但是,行政机关认为不公开可能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影响的,应当予以公开,并将决定公开的政府信息内容和理由书面通知第三方。
  
  雷闯认为,第一:发改委的书面答复无法证明其征求过第三方葛兰素史克(天津)有限公司的意见,也无法证明第三方不同意公开的行为。
  
  第二:即使申请公开发改委乙肝药物成本涉及商业秘密并且第三方也不同意公开,但发改委也应公开,因为这些信息不公开已经并且还将持续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负面影响,依《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属于应当公开范围。
  
  葛兰素史克行贿致乙肝药品价格虚高,且被法院判罚30亿元,药品真实成本价格不透明,相关药品的真实成本不为公众知晓,不利于相关药品价格降到合理水平,已经极大地增大了广大乙肝患者的用药经济利益。同时,所涉乙肝药物均已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已经极大地增大了政府公共财政负担。发改委不公开葛兰素史克乙肝药物成本,不是可能,而是已经对公共利益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据此,12月9日,雷闯等8省共计10名乙肝携带者或其亲属,寄出了行政复议书,对国家发改委提起行政复议,要求国家发改委重新作出信息公开回复,并公开葛兰素史克公司乙肝药成本。
  
  雷闯表示,如果行政复议决定不支持我们的请求,还会考虑起诉国家发改委。
  
  建议纳入基本药物目录
  
  其实雷闯并不是第一个要求药品公开成本的人。2010年武汉市副市长刘顺妮就公开建议,国家应强制公开药品成本价。
  
  刘顺妮认为,降低药价应该从源头做起,国家应组织相关部门对药品进行成本核算,强制公开药品的成本价,制定合理的出厂价。公布出厂价还可以保证厂家的利润,厂家更关注自己的生产和质量,而不是把大量费用放在药商的公关上。此外,还可以切断医生与药品之间的利益链,药品回扣、提成等就没有生存空间。
  
  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子龙对于乙肝药物价格居高不下也感同身受。同样还是全国人大代表的他,在去年两会上提交名为《关于将乙型肝炎抗病毒药物纳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建议》议案中称,药品流通环节过多、价格虚高是近年来的社会热点问题,慢性肝炎抗病毒药物也不例外。
  
  谢子龙建议,国家在制定下一版本的《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时,将用于乙型肝炎抗病毒治疗的药物—核苷(酸)类药物和干扰素纳等药物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
  
  为了限制部分药物的最高售价,2012年12月3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了《关于调整呼吸解热镇痛和专科特殊用药等药品价格及有关问题的通知》(发改价格[2012]4134号),核苷(酸)类药物中除拉米夫定外,阿德福韦酯、恩替卡韦和替比夫定三种药品均被限制最高售价。
  
  “患者从医疗机构拿到的药品价格通常为药品的最高限价或接近最高限价”谢子龙指出。
  
  以阿德福韦酯为例,按照发改价格[2012]4134号通知,葛兰素史克公司生产的阿德福韦酯每盒(规格为10mg*14)最高售价254元,患者每月需支付600元左右;其他公司生产的每盒(规格为10mg*14)最高售价151元,患者每月需支付300元左右。
  
  “不管是核苷(酸)类药物还是干扰素类药物,都有服用时间长的特点。对于核苷(酸)类药物治疗,需每日服用,疗程不短于两年。”谢子龙介绍,“药品价格高,用药时间长,无疑对慢性乙肝患者是一个沉重的经济负担。”
  
  “乙型肝炎抗病毒药物纳入基本药物目录后,乙肝患者就近治疗更方便,药品售价也必将降低,这让乙型肝炎患者受惠。”谢子龙表示。




分享本文地址:http://finance.chinairn.com//News/2014/12/12/171223186.html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返回财经首页

推荐广告

推荐广告

首页 - 研究报告 - 行业资讯 - 数据中心 - 市场分析 - 企业商圈 - 资源下载 - IPO咨询 - ENGLISH
中研普华 - 中研财经 - 意见反馈 - 友情链接 - 媒体报道 - 常见问题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研普华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