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报告 - 行业资讯 - 数据中心 - 市场分析 - 企业商圈 - 资源下载 - IPO咨询 - ENGLISH
中研普华 可研报告 媒体报道 常见问题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行业研究网 > 中研财经 > 行业掘金 > 正文

“流感概念”习惯性来袭:没有支撑的涨停

中研普华财经(http://finance.chinairn.com)  日期:2013年4月2日 

  3月31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通报,上海和安徽发现3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其中两例已经死亡。

  国家卫计委专家介绍,H7N9病毒对神经氨酸酶抑制剂类抗流感病毒药物敏感。4月1日,上海罗氏制药高级公关经理王化表示:“罗氏的达菲是属于神经氨酸酶抑制剂类药物。但这次新发现的H7N9病毒,此前并没有资料证明能够作用于人类。目前没有文献证明达菲完全有效。”

  上海医药集团是罗氏“达菲”的授权生产方。上药方面表示:“达菲属于国家储备药,在非禽流感流行时段,达菲基本处于停产状态。上海医药还没有收到来自国家相关部门的增单。”

  与业界谨慎不同,4月1日资本市场上炒作“流感概念股”活跃。联环药业(600513)、莱茵生物(002166)、海王生物(000078)封于涨停。

  目前,H7N9病毒的毒性、传播能力均未有详细信息。因此,业内人士对资本市场的躁动表示“无法理解”。

  未发现大流行的迹象

  与H5N1禽流感、甲型H1N1流感一样,H7N9也伴随大流感流行季节而来。但目前尚未发现大流行的迹象。

  上海发病并死亡的两名患者,一名87岁,发病后13天死亡。另一名27岁;发病11天后死亡。目前国内发现的另一名H7N9病例发病于安徽滁州,3月15日发病。

  但卫计委表示,3例确诊病例的感染来源尚不清楚。上海1例死亡病例的两名家属也发生了重症肺炎,病因仍在检测中。还不能证明3名患者的发病存在关联,其他密切接触者也未发现类似病例。

  北京科兴生物品牌中心经理刘沛诚告诉记者:“每年2月份,世界卫生组织会向各国提供当年的流感疫苗毒株。流感是能够跨境传播的,世卫组织确定流感疫苗的构成,主要是考虑是否会造成大流行。”

  市场上一般流感疫苗是H1N1、H3N2,还有一个乙型流感共三个毒株。H7N9目前只在中国发现,因此新的流感疫苗毒株不可能涵盖这一变种。

  由于尚未确定H7N9大流行,国内疫苗企业也基本上不会跟风而动。“只有世卫组织才是最了解流行情况的。我们即便分离出毒株,获得的也只是本土的样本,全球来看不见得是相同的。一个国家用自己分离的毒株会有风险。”刘沛诚表示。

  尽管4月1日国产疫苗主力军天坛生物(600161)封于涨停,但这一炒作几乎没有内容支持。

  罗氏和上药也表现出谨慎的一面。上药直接称“国产版”达菲目前处于停产状态,罗氏王化也表示:“达菲目前的适应症只是甲乙型流感的治疗和预防,实践证明对H1N1、H3N2、H5N1等病毒有效。H7N9属新发现,达菲的有效性还待证明。”

  不过,刘沛诚也表示:“如果要制备H7N9疫苗,难度也不大。科兴早在2005年就完成了大流行流感疫苗的制备模式工作,只要替换不同毒株,就可以直接生产了。”

  疫苗厂商真实情况

  尽管还未完全确认毒性,但资本市场上的炒作早就先于医药行业而展开。

  联环药业、莱茵生物等几家上市公司几乎是两市有名的“流感概念股”。市场一直传言联环药业有“老牌游资”长期炒作,在2010年“超级细菌”事件、2011年北京发现一例甲流病例,甚至今年2月份美国禽流感流行等事件中,联环药业均有炒作迹象。

  莱茵生物在2009年甲流爆发及其后的流感事件中也均有表现。莱茵生物唯一和流感能扯上联系的是,市场传言公司生产达菲的原料之一“莽草酸”。但莱茵生物早就公开澄清,并非罗氏的供应商,也未接到罗氏的订单。

  联环药业与流感的交叉点是其曾经参股的扬州威克生物生产禽用禽流感疫苗。但实际上,早在2007年,联环药业持有的扬州威克32.9%股权就已转让给了内蒙古金宇集团。而其与超级细菌发生联系的“多粘菌素”生产量也很低。

  另一家被冠以“甲流概念股”的企业海王生物的控股子公司海王英特龙此前也曾有过流感疫苗生产能力。但早在2011年6月,上述51%股权就以3900万美元的价格转让给了葛兰素史克公司。

  就是这三家和流感几乎不相关的公司,成为资本角逐的对象。但实际有流感疫苗、治疗药物的企业,前景却并没有想象中好。

  2010年年报中,华兰生物(002007)将714万剂没被国家采购的甲流疫苗一次性计提了减值准备,涉及金额7855.13万元。尽管这笔钱最终由工信部在2012年支付了,但流感治疗、预防类产品的市场空间却有待观察。

  刘沛诚表示:“实践证明,甲流疫苗、禽流感疫苗等并未给生产企业带来丰厚利润。中国并没有开展大规模长期的政府采购储备,这与欧洲等国家不同。”

  达菲的命运也是如此,上药尽管在2006年就获得了达菲的生产资格,但这些年来只有在疫情到来时才组织生产,其余时间均停产。高昂的成本和缺乏销路是停产的主因。

  达菲的原研方罗氏制药也遭遇类似的问题。2009年甲流爆发,当年罗氏达菲的销售额突破30亿美元。2011年流感季,达菲销售额只有不到3.5亿美元。今年年初美国禽流感盛行,达菲有望实现7.5亿美元的销售额。

  原卫生部公布的《人禽流感诊疗方案》和《甲型H1N1流感诊疗方案》中,治疗药物只提到奥司他韦(达菲)、扎那米韦,以及中药中的双黄连、藿香正气、清开灵等品种。




分享本文地址:http://finance.chinairn.com//News/2013/04/02/113407330.html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创业指导

更多
返回财经首页

推荐广告

推荐广告

首页 - 研究报告 - 行业资讯 - 数据中心 - 市场分析 - 企业商圈 - 资源下载 - IPO咨询 - ENGLISH
中研普华 - 中研财经 - 意见反馈 - 友情链接 - 媒体报道 - 常见问题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研普华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