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报告 - 行业资讯 - 数据中心 - 市场分析 - 企业商圈 - 资源下载 - IPO咨询 - ENGLISH
中研普华 可研报告 媒体报道 常见问题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行业研究网 > 中研财经 > 宏观金融 > 正文

周小川缺点:不接地气 过多引用西方理论

中研普华财经(http://finance.chinairn.com)  日期:2013年4月1日 

  十八大期间金融代表的媒体见面会上,周小川对任期问题淡定地回应:“年纪大了,总是要退休的。”

  时隔四个月,3月13日两会记者会上,同样问题,周先是“忘记”了回答、继而被提醒后才笑着搪塞:“好像不应当由我回答。这都是有既定程序的。到目前为止,我自己并不清楚这件事。”

  当这个“程序问题”在3月16日水落石出时,谜底早已经在意料之中,周小川成为中国历史上首位连任三届的央行行长。

  周小川有理由吸引全世界的目光,过去十年,无论是哪一次创新型改革的推出无不是在巨大的阻力下诞生,这就不奇怪他的连任能得到他曾经的同学、同事、同僚、甚至批评者的一致支持。

  “他有一点儿理想化,不腐败、执着、谦恭、儒雅,也不像当官的。”国务院参事夏斌对记者说,期待他再坚持几年,国际社会很认可他。

  “在国际化和市场化方面,没有人能够超过他。”一位央行人士表示,“但他也有缺点,在对国情的把握上、针对中国特殊的经济运行规律的把握上有所欠缺,在货币政策上过多地引用西方理论。所以我们内部也常常称他为‘不接地气的人’。”

  “做得对的东西肯定会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同时坦白地说,我也经常有做错的地方,也有做得不准的地方,这些地方该修正的要修正。”周小川对自己十年执掌央行的总结很中肯。

  靠实践考验

  “其实金融政策往往争议很大,有一些改革出台的时候争议也很大,有一些要靠实践考验,经过几年时间通过实践考验看站住了没有。”3月13日的记者会上,周小川表达了这样一个观点。

  这会让人想到4万亿经济刺激政策。在周小川的连任投票中,2753票赞成、158票反对、41票弃权,在各部委领导人中票数是倒数第三,不知道这是否与央行十年来的货币政策有关。

  对这一政策,周小川的自我评价是“快速反应、力度充分、适时退出”,“如果能够再做快一点,也许更好一点。”

  “其实刺激政策的建议早在4月份就提出了,但最终是到10月份(宏观政策)才转向。”一位央行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后来推行了积极的货币政策,即4万亿刺激计划。

  根据央行数据,截至2012年末,中国M2余额达到人民币97.42万亿元,居世界第一,接近全球货币供应总量的四分之一,是美国的1.5倍。

  在记者会上,周小川对M2的增长给出的解释是:通常储蓄率高的国家M2也比较高。间接融资比重比较大的国家,M2往往也会偏高。大量的储蓄资金走银行,从银行存款变成银行贷款。因此,我国M2的比重是高的。如果今后能够控制M2的增长率,将其保持在合适的水平,就不会导致突发性的物价上涨。央行提供的数据显示,2012年M1的新增加额度为1.9万亿,换言之,中国M2增加主要是靠各类存款(准货币)增加而增加的(各类存款增加额度是10.3万亿元),占M2新增额度的84.4%;M1新增对M2影响带动仅仅占15.6%。

  “但是,中国的货币问题不是数量问题,主要是结构和效率问题。”央行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邹平座认为,失误在于,没有在货币结构上进行调节,而是把4万亿转向了“铁公基”,但这部分对经济的带动效果时间很短。

  中国的金融结构过去十年来都没有大的改观,体现为货币结构是一个倒三角形。M2很大,M3很小,M4更小,最下面的尖端部分是实体经济,越接近实体经济货币越少。美国的情况则完全不同。美国的M3达到400多万亿人民币,是中国的3倍,日本达300多万亿人民币,是中国的2倍。从M3以上的层次考察,美国的货币供给更多,它的金融的根深深地扎在实体经济中。美国的货币结构是一个正三角形。

  “从这个意义上说,货币超发其实是一个伪命题。”邹平座说。

  去年底,周小川曾在一周内出席四场金融论坛上,这完全迥异于其过往沉默低调的行事风格,四场谢幕演讲蕴含了浓重的述职报告色彩。他耐心讲述新世纪货币政策特点,阐述金融改革路径选择,解释货币政策操作思路,间或也回忆了过往决策时的纠结与争论,并否认了货币超发之说。

  改革派的坚持

  上任伊始,周小川曾许诺,要实现汇率市场化。

  2002年,在国务院研究下,央行确立了改革顺序,即在汇率改革之前应先进行银行部门改革、减少外汇管制、发展外汇市场等改革,在改革时机上需要国内外宏观经济金融环境相对平稳。

  前述人士提到,2004年底,国际上人民币威胁论甚嚣尘上,中央当时讨论要启动改革,但商务部、全国工商联纷纷递报告,提出纺织业利润只有1%-3%,每年创造多少就业、多少外汇,如果要汇改,影响巨大。

  顶着这样的压力,2005年7月,央行宣布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正式启动,开始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起初保留了人民币汇率自1994年开始的上下0.3%的浮动区间。 2012年4月,将汇率浮动区间由0.5%进一步扩大至1%,同时大幅减少了外汇干预。

  不过,汇率和金融业改革的步伐似乎比预期中慢了得多。




分享本文地址:http://finance.chinairn.com//News/2013/04/01/150723398.html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返回财经首页

推荐广告

推荐广告

首页 - 研究报告 - 行业资讯 - 数据中心 - 市场分析 - 企业商圈 - 资源下载 - IPO咨询 - ENGLISH
中研普华 - 中研财经 - 意见反馈 - 友情链接 - 媒体报道 - 常见问题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研普华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