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研头条> 时事

锤子成都办公楼空置 为什么成都要投资锤子科技?

2018年10月19日     来源:证券时报、证券时报·e公司      编辑:zengyan
为什么成都要投资锤子科技?据报道,锤子科技成都办公楼严重空置,近百员工疑遭遣散。

回眸往昔,2017年8月一则“成都市政府基金6亿领投锤子科技”的新闻报道引发舆论热议,而罗永浩则更是成为成都街头巷尾讨论的“网红”人物。

锤子成都办公楼空置 为什么成都要投资锤子科技?

锤子成都办公楼空置 为什么成都要投资锤子科技?

纵然山盟海誓,仍不如行动更真诚!如今,锤子科技在与成都结缘仅一年多,竟出现网络传言“分手”。近日,有网友在某社交平台爆料称,锤子科技成都分公司面临解散,且正在进行规模不小的裁员。对此,锤子科技于10月16日午间发布公告,成都总部解散传言不实,对北京、深圳和成都三地的技术人员进行整合。

为了解更多实情,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奔赴锤子科技及其成都出资股东,独家进行实地探访却看到了另一番景象。在周二的黄金上班时间里,锤子科技约2000㎡的成都总部仅出现为数不多的员工,大量办公桌椅处于空置状态。

记者了解到,锤子科技突然遣散约百名员工,而作为锤子科技重要股东的成都区属国资企业似乎却事先毫不知情。

成都区属国资6亿入股锤子

为什么成都要投资锤子科技?实际上,这一直是徘徊在成都市民脑海中的不解疑问,毕竟“锤子”在四川等地并不是什么好听的词藻(多用于骂人),而且锤子科技成立以来日子过得并不顺畅。

记者注意到,一家名为成都东方广益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广益)陡然出现在大众眼前,这就是锤子科技新一轮融资的背后金主。2017年8月13日,东方广益曾于官网发布公告,“ 近期,本公司与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股权投资协议》,拟投资人民币6亿元入股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

资料显示,东方广益成立于2003年8月,注册资本6.5亿元,是由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政府授权成都市成华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和金融工作办公室履行出资人职责,投资组建的国有独资公司。目前,东方广益主要承担龙潭总部新城开发建设所涉及的融资、土地上市、安置房建设、基础设施及公建配套项目建设等业务,东方广益现任董事长晏永康、总会计师秦蓁、总经理助理潘鹏飞。

经过数日的社会议论之后,当地媒体《成都商报》曾于2017年8月17日发布报道指出,锤子科技投资方并非成都市政府基金,而是一家区属国有企业。

在此需要指出的是,虽国有企业的初始资金来源于政府财政资金,但国有企业投资和政府投资有着明显的不同。其中,政府投资主要投向公共领域,解决市场失灵的问题,涉及道路、水利、水电气设施等;而国有企业主要任务则是,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符合规定的市场化投资行为。

2018年6月,东方广益曾官网披露,其副总经理张杰、总经理助理秦蓁走访了锤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并会见了后者财务总监成红霞、法务总监王佳怡。在会上,对锤子科技2017年及2018年一季度公司的运营情况、财务情况、2018年新品发布情况,以及锤子科技年度运营计划进行了深入了解,对切实做好公司对外投资项目投后管理工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曾欲将软件研发迁入成都

对此,东方广益相关负责人曾向上述媒体表示,锤子科技团队成熟,是一家优秀创业企业,发展方向与成华区产业趋势一致,能促使成华区实现智能通信等新经济产业集聚,构建智能终端产业生态链生态圈。当时,获悉锤子科技公司在考察成都、南昌、惠州等地后,成华区就主动开展了全方位的投资促进工作。

东方广益认为,锤子科技估值处于阶段性价值洼地,作为手机制造商,同本土产业链互补性较强。最终,经相关方努力争取,锤子科技总部项目最终落地成都。

据透露,锤子科技将把其北京、深圳等地的行政、财务、商务、法务、人力资源、供应链、服务、研发、设计等总部管理和服务部门,整体搬迁至成都。东方广益对锤子科技投资入股6亿元,其中股权投资3亿元,约定赎回股本3亿元。

2017年,成都锤子科技集团公司、成都野望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分别于当年6月23日、7月6日,在龙潭新经济产业集聚区完成工商注册,畅呼吸科技(成都)有限公司于8月11日在猛追湾街道完成工商注册,锤子科技从7月下旬开始陆续将对外销售合同主体更改为成都野望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据媒体报道,截至2017年9月底,锤子科技售后部门、软件研发部门等总部已搬迁至成华区,入驻办公约200人,这个数据占了此前锤子科技团队的一半。

作为一家创业公司,锤子科技自2012年创立以来,资金链问题便伴随其成长时常被重点报道,而成都市区属国企注入的6亿资金无疑是其“救命钱”。

但在融资、搬迁运作仅过一年之后,2018年10月15日晚间锤子科技便流出解散成都分公司的传闻,再次让社会舆论把去年那笔融资交易推上了风口浪尖。

2000㎡办公楼大面积空置

针对传闻,锤子科技发布公告,成都野望数码科技公司是锤子科技搬迁至成都以后设立的公司,目前公司经营状况良好,各项业务正常开展。近日,网络上有不实传言称成都总部将解散,实为公司加强技术团队研发实力,对北京、深圳和成都三地的技术人员进行整合,公司成都总部的职能依旧保持不变。

为进一步了解事情的真实情况,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实地探访,锤子科技成都总部位于猛追湾世茂大厦,并租下了15楼整层用于办公,据网上租赁信息披露整层约2000㎡。

2018年10月16日午间正值午饭高峰时间,记者来到锤子科技办公地,但并未看见相关前台人员,仅来了数位员工出现。此后,一位自称是锤子科技的研发人员对记者表示,公司行政人员正在吃午饭,请稍后再来拜访。

相关阅读

锤子科技成都办公楼严重空置 近百员工疑遭遣散

无奈之下,记者又于当日下午3点来到世贸大厦,但令人遗憾的是,大厦物业人员对记者表示,已经接到上级通知,目前暂时不对外开放15楼锤子科技拜访需求。几经辗转,记者再次进入锤子科技办公地,与午间情况一样,一眼望去仅寥寥数人,办公桌椅大面积空置。仅数分钟停留,一位锤子科技员工便下“逐客令”表示,公司正常经营,有保密需求不便参访。

除此之外,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还前往位于成都市成华区龙潭工业园的东方广益,在该公司记者见到东方广益董事长晏永康、财务总监等高管,恰逢晏永康与其高管商讨锤子科技传闻应对事项。

据现场人员透露,锤子科技突然将核心的研发团队前往北京整合,约有100名员工遭遇就地遣散,愿意北上的可以去北京发展。作为锤子科技持股近19%的股东,如此重大的事项东方广益事先竟毫不知情,锤子科技也为开股东会或董事会予以讨论。某东方广益高管甚至直言,投了个锤子。投资,就不该用企业名义去入股,而应借基金平台去投资,基金可以加杠杆,对成都国资而言风险更小。”

此后,当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明希望就锤子科技传闻进行采访核实,东方广益相关人员以需要向市委宣传部递交采访申请为由予以婉拒。

8轮融资超17亿元

纵观锤子科技手机产品发展历程,共经历8次融资。2012年5月15日成立,初期天使投资时公司估值5000万,2013年5月第一轮正式融资结束时,资本市场估值4.7亿元。

2013年12月30日,罗永浩在微博上撰写了2000字长微博,告诉人们“锤子科技才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索尼或苹果”的观点。

那个时候,罗永浩还不缺钱。在手机正式发布之前,锤子科技还在2014 年 4 月,获得来自金石投资、海通创意资本、紫辉创投和和君资本的2亿元B轮融资。

2014年5月20日锤子科技发布第一款手机,而直到2017年5月Smartisan T1、T2 和坚果系列的销量约200万台,这并没能给锤子在手机行业带来一张“一等舱”船票。

罗永浩试图为中国手机市场带来点不一样的波澜,但在2015年到2016年,锤子科技始终游走在被收购的边际。资料显示锤子科技2015年公司亏损 4.62亿元,2016年亏损4.27亿元,锤子科技多次传闻倒闭、被收购。

2015年6 月,锤子科技获得来自金石投资、久亦投资、抱团科技、迅游网络和合鲸资本的亿元级别 C 轮融资。7 月份,罗永浩与苏宁董事长张近东坐在了一起,苏宁易购出资 5000 万元认购锤子科技1.89%股权。后来还传闻被阿里巴巴投资,最后告吹。

后来,罗永浩在募资成功后的演讲上提到,2016年锤子又经历过两次发不出工资的窘境,公司管理层甚至做过破产清算的培训,估算清库存甩货可以给员工补上工资。

2017年,这是锤子起死回生的一年,重获生机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来自京东的渠道扶持,2017年京东加大了对中小手机品牌的扶持对抗阿里巴巴平台,缺少渠道支撑锤子获得重要流量支撑,还可以通过京东获得融资服务。

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无疑是成都国资企业的投资纾困。2017年8月13日,锤子获得了一笔10亿元融资,其中6亿来自成都市属国企东方广益。

如果仅从公开信息来看,成立4年多的锤子科技,通过8轮融资累计获得资金超过17亿元。

小而美难获话语权

在获得成都国资注入后,锤子科技得到喘息机会,新品规划及发布继续提上日程。

罗永浩在2017年8月初的演讲上提到:“没意外的话,从秋天开始,我们手里会有大约19个亿的运作现金。这意味着我们从明年开始会像一个正规的手机厂商一样,以高、中、低三个段位,每年推出5~6款产品。”

需要指出的是,不仅手机行业需要重金投入,其他智能硬件同样需要大手笔投入资金。

2018年5月,罗永浩在鸟巢举办了一场规模盛大的发布会,推出了一款搭载AI功能的笔记本电脑“坚果TNT工作站”,罗永浩称之为“定义下一个十年”的产品,去年11月还推出空气净化器,两款产品并没有成为想象中的“爆款”。

诺为咨询分析师李睿分析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今年手机市场整体环境下行,头部品牌华为、小米、OPPO、vivo依靠优势,加大了对市场的蚕食。然而,包括金立、锤子、一加等小而美的企业,生存环境变差。

李睿表示,在中国市场,前5大主流手机品牌占据市场近八成市场份额,无论是品牌知名度还是用户忠诚度,锤子手机都略显薄弱。而锤子的主打创新点,对拉动主流市场消费并没有起到作用,销售量较少难以在上游供应链获得话语权。

根据旭日大数据公布了2018年第一季度,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的前25名排行榜,锤子科技排在了第20名,出货量则为57万。而华为、传音和小米,相对应的出货量分别是3638万,2538万,2336万。在激烈的市场擂台上,锤子科技的手机销量几乎没有优势可言。

投入转向软件创新

尽管手机始终未有太大起色,罗永浩却还是知名的“带货王”,今年8月20日,在坚果Pro 2S发布会上,锤子科技投资的全新社交软件——子弹短信上线。

这款新晋App上线后不久一路领跑各大App下载榜单。8月24日凌晨,子弹短信攀居App Store的免费总榜第一名。随后,在8月28日,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在微博上透露,已经确认子弹短信上线短短七天,快如科技已完成第一轮1.5亿融资,预计估值6亿。

但好景不长,本来被罗永浩寄予厚望的子弹短信在经历短暂荣光后就陷入了增长瓶颈,甚至一度被下架。

《财经》新媒体跟踪App Store社交榜单动态变化发现,9月27日,子弹短信在App Store社交榜(免费)排名跌落至第48名,总榜(免费)排名更是跌落到第875名。酷传数据显示,从9月份开始下载量就明显回落,10月以来更加惨淡;10月14日,子弹短信下载量为5404,较8月份的高点166万缩水明显。

子弹短信也是锤子科技在软件创新方面努力的代表。“事实上,从子弹短信等应用的推出和锤子手机产品策略可以看出一些变化,罗永浩逐渐退出在供应链资源弱势的硬件方面和其他手机品牌竞争,而转向消耗成本更低的软件创新,这是务实的做法,也可能滑向更缺少市场竞争力。”李睿如是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分析。

在2014年,罗永浩提出要为锤子科技去除个人化色彩,但事实证明这个转型并没有迈出去,来自华为CTO吴德周、CEO彭锦洲两位高管似乎都没有分担罗永浩在锤子的角色,而锤子也始终没有走出去小众化的定位。

现在,罗永浩演讲中不再经常脱口说出像“收购走向滑落的苹果并复兴他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这样的论调。在理想主义和现实之间,锤子科技还需要找到了一个合理的容身空间,但是在一次次试错之后,这样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 中研网
    发现资讯的价值
  • 中研研究院
    掌握产业最新情报

中研网是中国领先的综合经济门户,聚焦产业、科技、创新等研究领域,致力于为中高端人士提供最具权威性的产业资讯。每天对全球产业经济新闻进行及时追踪报道,并对热点行业专题探讨及深入评析。以独到的专业视角,全力打造中国权威的经济研究、决策支持平台!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寻求报道 ››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注明"转载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研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
烦请联系:jsb@chinairn.com、0755-23619058,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行业研究院

2019-2025年中国五水偏硅酸钠行业未来发展趋势预测及投资战略分析报告

第一章 五水偏硅酸钠简介第一节 产品概述第二节 产

2019-2025年中国汽车自动驾驶行业市场前景预测与投资规划研究分析报告

第一章 汽车自动驾驶行业相关概述1.1 汽车自动驾驶1

2019-2025年中国浓硝酸行业市场前景预测与投资规划研究分析报告

第一部分 全球硝酸市场深度剖析第一章 2018年世界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