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研头条> 商业

什么是社会保险费 税务部门统征社保费 2019年1月1日起实施​

2018年9月7日     来源:新京报、星座财富      编辑:zengyan
2019年1月1日起实施,税务部门将统征社保费,部分企业和员工叫苦。减税降费是当务之急,税务统征变在哪?

社会保险费是指在社会保险基金的筹集过程当中,雇员和雇主按照规定的数额和期限向社会保险管理机构缴纳的费用,它是社会保险基金的最主要来源。也可以认为是社会保险的保险人(国家)为了承担法定的社会保险责任,而向被保险人(雇员和雇主)收缴的费用。

什么是社会保险费 税务部门统征社保费 2019年1月1日起实施

什么是社会保险费 税务部门统征社保费 2019年1月1日起实施 网络配图

8月20日,国家税务总局等五部门联合召开会议,明确从2019年1月1日起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各项社保费。

社保征收“新变局”

近日,网传一张“社保征收机构调整后员工工资变化”的图引发热议,诸如“到手工资变少,日子更难过了”“企业负担太重了”“未来将有很多企业倒闭,很多人将失业”等声音广泛流传。

税务部门征收社保真的会让工薪阶层利益受损吗?企业如何适应新的社保费用征缴政策?官方如何因应所谓的“倒闭潮”“失业潮”,制度设计上有没有预防机制?这些问题值得进一步探讨。

昨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释放积极信号,会议强调,在社保征收机构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现有征收政策不变,同时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

双重忧虑

部分企业和员工对社保统征“叫苦”

近日,个人所得税法通过修改,个税起征点调至5000元/月,官方还提前“送礼”,10月1日起即执行新的个税起征点。

一张图的出现,让这种“幸福”瞬间变成“焦虑”。网传图片显示,同样5000元的月工资,虽然个税减少为0,但社保费用需要按照实际工资缴纳,最后实际到手工资反而减少了。

这张图传播开来后,一些媒体也进行了辟谣,指出其计算问题。实际上,这张图片确实不能一概而论。

首先,社保缴费工资基数的下限并不是当地最低工资标准。如北京的养老保险,缴费工资基数下限为上年社会平均工资的40%,为3387元;而北京市的最低工资标准为2120元,两者相差一千多元。

其次,并非所有企业在改革前后都会有“基数不合规”的问题。如果企业一直依法按照规定的缴费工资基数缴纳社保,那并不影响个人实际到手的收入。

但这并没有止住企业和员工的双重忧虑,不少企业叫苦称“企业负担太重”“未来很多企业可能倒闭”;员工群体也表示“到手工资变少了”。

按照新的征收政策,虽然到手的工资变少了,但个人及单位缴纳的社保费用增多了,个人的利益并未受损。

近年来,人社部每年发布养老金待遇上涨时都将“挂钩调整”列入养老金上调方案,即体现“多缴多得”“长缴多得”的激励机制,使在职时多缴费、长缴费的人员多得养老金。

既然“多缴多得”,而且个人缴费比例远低于单位缴费比例,个人缴纳的社保费多,单位缴得更多,这些都将累积成未来的养老待遇。为什么对于多缴社保还会如此担忧?实际上,这种声音的背后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对社保制度的信任度。

养老之问

“没有社保制度,个人无法应对老龄化”

“养老真的能靠社保吗?”随着老龄化程度的日趋加深,养老保险“收不抵支”的新闻不断刺激人们的眼球,一些人也发出这样的疑问。同时,在一些地区的劳动监察执法中,也不乏企业主也以此为理由诱导员工放弃参加社保的案例。

全国老龄办副主任吴玉韶介绍,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2.41亿人,占总人口17.3%。预计到2050年前后,我国老年人口将达到峰值4.87亿,占总人口的34.9%。

据预测,届时,我国老年“抚养比”(即参保职工人数与领取养老保险待遇人数的比值)将由目前的2.8∶1下降到2050年的4∶3。也就是说,到2050年,平均1.3个参保人就要供养一个老人。

反观养老保险基金目前的状况,据人社部2017年年报显示,去年全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总支出为38052亿元,而征缴收入则为33403亿元。这也就是说,2017年当年的征缴收入已不够全年的基金支出了。

数据显示,2017年各级财政补贴基本养老保险基金8004亿元,也就是说超过两成的养老金支出是由财政补贴的。

日前,人社部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财政对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补助支出已达到了6416.86亿元。

人社部的官员也在多个场合坦言,人口老龄化对养老保险基金支付造成了越来越大的压力。

“一方面是寿命延长,另一方面是计划生育导致的劳动年龄人口数量的下降。我们在短短几十年就走上了老龄化的道路。”北京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主任郑伟说,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产生担心,这个问题在世界各国都存在,而在中国,这种焦虑会更严重一些。郑伟也表示,国家现在正在综合施策,在各个层面解决养老基金缺口的问题。

近年来,人社部为了充实养老保险基金出台多项工作举措,包括推动养老保险扩面征缴、启动全民参保,以及养老保险基金的投资运营。

数据显示,养老保险的参保人数已由2013年的81968万人,增长到2017年的91548万人,增长近1亿人。五项社保的总收入也从2013年的35253亿元增加到了2017年的67154亿元。

同时,据人社部发言人卢爱红介绍,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以来,截至今年6月,全国已经有北京、山西、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河南、湖北、广西、重庆、云南、西藏、陕西、甘肃14个省(区、市)与社会保险基金理事会签署了委托投资合同。合同总金额有达到5850亿元,其中3716.5亿元资金已经到账并开始投资。卢爱红还透露,从投资运营情况看,2017年投资收益率是5.23%。

全国政协委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副院长孙洁表示,人口老龄化有一个叠加效应,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较快,现阶段的问题表现得比较突出,但老龄化的压力也将逐渐释放。同时,孙洁认为,财政补贴养老金的支出正说明我国养老保险的制度是可持续的。

“养老保险是用经济手段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制度安排,这个制度是公平和可持续的,我们不必去怀疑和忧虑。”孙洁说,尤其是目前“421”的家庭结构,一个年轻人可能面临4个老年人的扶养问题,个人如果没有这项国家制度,更加无法应对老龄化的冲击。

针对养老保险缺口问题,人社部一位官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政府的补助是法定的基金筹资来源,财政可以通过每年在做预算的时候,根据基金当期的征缴情况和基金的支付情况,来安排预算资金确保养老金的发放。

“从这个意义上说,养老保险不存在缺口的问题。”这位负责人说,虽然有个别地方存在当期征缴和当期支出的收支差,但支付的缺口并不存在,养老保险是以政府信誉担保的。

而实际上,从目前的情况看,社保征收部门的统一,“提高社会保险资金征管效率”的目的,也蕴含着“充实养老金”的题中之义。

追征风暴

粤辽苏鄂等多省份开始追征社保

社保统征的大幕在今年3月正式拉开。

今年3月,《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发布,“改革国税地税征管体制”一条提出,为提高社会保险资金征管效率,将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5个月后的8月20日,国家税务总局、财政部、人社部等五部门联合召开会议,明确了从2019年1月1日起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各项社会保险费。按照工作计划,这个会议开完后,各省就要将社保费征管职责划转纳入机构改革“大盘子”中,要“成熟一批,划转一批”,其中明确提出周密安排“清欠清缴”的工作。

会上,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重申了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今年12月10日前要完成社会保险费和第一批非税收入征管职责划转交接工作。王军还要求,各级税务部门要把按期圆满完成改革任务作为检验新税务机构战斗力的“试金石”。

距离官方要求的“统征”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但改革的“风暴”已经来临。

近日,广东省海珠区的一家企业接到了当地税务部门的电话,由于申报个税时的工资和缴纳社会保险的工资基数不一致,这家企业需要补缴过去一年少缴的社保费。

这样的情形不仅出现在广东。辽宁、江苏、湖北等多地近期都已开展了追征社保费的工作。

8月28日,江苏省常州市裕华玻璃公司被税务机关追征10年的社保费,据当地法院的行政裁定书显示,这家公司从2007年12月至2017年11月期间的五项社保费违规“欠缴”,法院强制执行欠缴社保费款超过180万元。

无独有偶,湖北老河子口市一家企业也被追征了17年的社保费,还加收了滞纳金。《社保法》明确规定,用人单位未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的,由社会保险费征收机构责令限期缴纳或者补足,并自欠缴之日起,按日加收万分之五的滞纳金。湖北这家企业为此需要补缴17年社保123167.52元,外加滞纳金27668.73元。

由税务部门征缴社保,“提高社会保险资金征管效率”这一改革初衷显现得立竿见影。

新政之利

企业少缴社保就要多缴税“得不偿失”

为何多地掀起追征“风暴”?需要指出的一个现实是,当前很多企业为其员工缴纳社保费用并不是按照实际工资缴纳。记者调查发现,企业不合规缴纳社保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基数问题,即不按实际工资总额为基数缴纳社保。有的企业在缴纳社保时只计算员工的基本工资,而绩效工资、奖金、加班费则扣除在外;还有的企业索性按照当地规定的社保缴费工资基数下限缴社保,这个下限一般为上年该地区社会平均工资的40%-60%。

据北京一家著名的金融机构近日公开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在缴纳社保中,我国基数合规企业比例持续下滑,2015年为38.34%,2016年降至25.11%,2017年基数合规企业比例仅为24.1%。

如此多的企业会出现“基数不合规”问题,其动机明显——“省钱”。

在北京,企业缴纳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和工伤保险的费率分别为19%、10%、0.8%、0.8%和2%-1.9%(工伤保险费率由社保机构按行业核定)。

那么,如果按照工伤保险费率2%计算,一家北京企业的五险总费率则为32.6%。如果该企业一名员工的月工资总额为10000元,企业需要为这名员工缴纳的社保费则是3260元。可以假设一个中型企业,有100个月薪一万元的员工,企业每月依法应缴纳的社保总额达到32.6万元。

更为严重的是,除了在缴费工资基数上做文章,一些不合规缴纳社保的企业还会出现参保不及时、险种不全的问题,如有些企业只为员工缴纳三险或一险。

而这一切,将在社保费用征收机构调整后得以改变。

不仅过去欠缴的社保要补缴,未来也不允许出现少缴的情况。北京市税务局一位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各地社保费征管职责划转到税务部门以后,将在事实上提高社保费的征收水平。

“计算社保费的工资基数同时也是计入企业经营成本的数据。如果企业少报工资成本,这边少缴了社保费,那边就要多缴企业所得税,企业就会得不偿失。”他说。

一方面,从技术手段上,税务部门很清楚企业的实际工资成本;另一方面,税务部门的执法也更有力度。

税务部门和社保部门,二者虽然都为政府部门,但他们之于企业的关系显然有区别。湖南省株洲市的一位企业财务人员对记者表示,“同样是收钱,穿制服的来收,和没穿制服的来收,当然不一样。如果让警察来收,就更不一样了。”

言下之意反映了执法力度的变化。国家税务总局一位官员向记者表示,无论哪个部门征收,都要按照国家规定的缴费基数、费率进行征收,但税务部门有更具强制性的执法,由税务部门征收社保费将大大提高社保费征缴的力度。

企业纾困

国务院要求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

社保征收机构改革在即,由那张图引发的讨论持续发酵,其中一个声音便是“企业负担过重”。对于社保征收力度的不断加强,有的企业已经开始谋划“对策”。

近日,国内一家知名快递公司员工爆料,该公司即将把员工的“劳动合同关系”转变为“合作个体户”关系,目的是减少“用人成本”。记者多次致电这家快递公司,未获得明确答复。

据前文所述金融机构的研究报告显示,如果全部按照社保法所规定的工资基数足额缴纳社保的话,我国各类企业需要补缴的社保费金额接近2万亿。虽然其测算与实际情况不尽相同,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企业的经营成本或有较大水平的提高。

到底要不要严格社保费的征管,企业应该不应该依法足额缴纳社保费?对此,多位专家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这是毫无疑问的。

全国政协委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副院长孙洁认为,企业首先应该守法,如果纵容违法的企业,那对于守法的企业就是不公平的。

还有专家向记者表示:“要从国家经济转型的大局上看。我们千方百计地去产能,到底去的是哪些产能?就像环保责任一样,社保责任也是企业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如果这样的责任都承担不起的企业,显然不应该算作优质产能。而对于那些本身有能力承担却违法地逃避社保缴费的企业,则理所应当要加强征管。”

不过,对于过去一些企业缴纳社保的“基数不合规”行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则向记者表示,这确实有它迫不得已的成分。“企业增加的负担既是企业的负担也是劳动者的负担。如果企业负担过重,这会减少劳动力的需求,对市场产生不好的影响。”朱俊生认为,如果税务部门要改变这种状况,进行严格地征缴,需要大幅度地降低社保费率。

从2015年到2018年,人社部、财政部先后四次发文,降低社保费率。

在今年4月举行的国务院政策吹风会上,人社部副部长游钧透露,社保费率下降工作延迟至2019年4月30日,他介绍,我国先后降低或者阶段性降低了社会保险费率4次,总体的社保费率从41%降到37.25%,总体的幅度接近10%,“我们算了一下,降费率累计减少降低企业成本约在3150亿元。”游钧说。

在五险的费率中,养老保险的费率最高,养老保险还有降费率的空间吗?游钧在这次吹风会上说,阶段性降低企业养老保险费率的地区是有条件的,基金累计结余可支付月数在9个月以上,基金的支撑能力有保障。“我们进行了测算,养老保险基金费率降低1个百分点,绝大部分地区还是能够当期收大于支,少数收不抵支的可以利用累计的结余来调剂。”

“从根本上说,降费率才能缓解企业面临的困境。”孙洁表示,养老保险现在应该到了继续降费率的时候了,这也是供给侧改革的需要。孙洁介绍,按照权威研究机构的测算,我国养老保险目标缴费率最终可以降低到14%。

事情已经有了进展,昨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已经释放积极信号,会议强调,目前全国养老金累计结余较多,可以确保按时足额发放,在社保征收机构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现有征收政策不变,同时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以激发市场活力,引导社会预期向好。

而对于企业员工而言,企业的经营状况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他们的劳动收入。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海南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未来要注意到企业将经营负担转嫁到劳动者身上,导致劳动者收入下降的可能性。

对此,苏海南建议,对于社保缴费的基数上至关重要的一项依据“社会平均工资”,未来要更加科学地统计,要使之能反映出各类企业职工的平均水平,统计的数字要更符合实际情况。“同时,对于小微企业,社保缴费基数的下限,即社会平均工资的60%这个下限,或可再下调一些。”苏海南说。

相关阅读

多地追补社保费 税务统征变在哪

个税改革尘埃落定,社保费统征成为公众关注的又一焦点。近日,江苏一家企业被责成补缴十年社保费约200万元,社保征缴日趋严格,违规漏洞将进一步填补。同时,伴随着国地税改革渐进,税务机关统征社保费使中央财政调剂能力得以增强。不过,机制日渐规范之际,企业对税费负担的忧虑未减,未来减税降费仍将是破解矛盾的关键动作。

追堵少缴、欠缴漏洞

9月3日,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行政裁定书引发关注。这份来自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的行政裁定书显示,常州市裕华玻璃有限公司2007年12月至2017年11月期间欠缴社会保险费合计201万元,江苏省常州地方税务局第五税务分局作出社会保险费征收决定,对裕华玻璃公司征收社会保险费。在征收决定生效后,因该公司未全部履行缴纳义务,税务机关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税务部门追缴社保费的行动不仅仅发生在江苏。近期,黑龙江省税务局等有关部门发文表示,从8月1日起,组织全省基层单位开展基本养老保险费征缴专项整治行动,要将劳务派遣公司、物业保安公司、建筑施工企业、季节性用工较多企业列入重点,依法加大检查和处罚力度,严厉打击应参未参、应缴未缴行为。

梳理发现,目前已有安徽、河南、江苏、湖北、四川等地税务机关申请执行社保费的裁定文书。

在此前,我国各地社保费的征收机构并不一致,有些是由税务部门来征收,有些则是由社保部门来征收,这为企业欠缴、少缴提供了“方便”。而今年7月印发的《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明确,从明年1月1日起,将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工伤保险费、生育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社会保险费等非税收入由各部门自行征收管理改为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管理,这是规范政府非税收入征管的重大转变。”上海财经大学教授、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院长胡怡建认为,这将在制度上更具规范性,在执行上更具刚性,不但有利于降低征管成本、提升征管效率,而且将为未来税费制度改革、统一政府收入体系、规范收入分配秩序创造条件。

在理顺社保征收机制的同时,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社保费能有效阻击企业欠缴、少缴员工社保等行为。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汪德华指出,社会保险费是对企业工资总额和个人工资薪金按一定比例课征的,税务机关在课征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的过程中都需要掌握企业的工资发放情况。与社保部门相比,税务部门征收社保费具有天然的税费同源同管的优势。

费率高企成“元凶”

社保费统征堵上欠缴少缴漏洞的同时,却有声音传出,此举将增加企业的用工成本。对此,多位专家表示,此次社保征管主体改革对于按时足额缴纳社保费的企业来说影响不大,但那些“低缴”、“漏缴”社保费的企业要达到足额的标准则要付出比较大的成本。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社保缴费直接关系到雇员的社会福利,不能被“省略”或是降低标准,企业有责任按时足额缴纳社保费。

实际上,对企业用工成本增加的担忧源于我国现行社保费率较高的现状。据测算,当前我国企业社保总费率在30%左右,不仅普遍高于发展中国家,而且高于大多数发达国家。

对此,董登新认为,政府应该出台更加有力的降税和减少其他行政性收费的措施,对冲征收体制改革后企业社保费上升的成本。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透露,根据《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管理暂行办法》,职工本人一般以上一年度本人月平均工资为个人缴费工资基数。本人月平均工资低于当地职工平均工资60%的,按当地职工月平均工资的60%缴费;超过当地职工平均工资300%的,按当地职工月平均工资的300%缴费。

面对较高的社保费率负担,去年发布的《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2017》显示,我国社保基数合规的企业比例已从2015年的38.34%大幅下降到2016年的25.11%,而2017年基数合规企业比例仅为24.1%。根据汪德华所作的相关测算,假定当前一个制造企业用工成本占总成本的30%,做到完全依法参保意味着缴费人数和缴费基数的上升,用工成本大约上升30%,总成本大约上升10%。

减税降费是当务之急

面对税务部门统征的压力和高企的税费负担,在政策层面进一步推动减税降费仍是破解矛盾的关键动作。在大力倡导优化企业营商环境的氛围下,张斌分析,我国或将降低社保费率,在不降低养老金标准的前提下,为企业和个人减负。

“这几年我国一直在夯实费基,目前很多险种已达到或接近全覆盖了。在这个基础上,我了解到有关部门也在考虑继续降低社保费率的问题。”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保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表示。

据悉,我国社保费率已阶段性降低。2015年以来,我国先后4次降低社保费率,总体社保费率从41%降到37.25%,减少企业成本约3150亿元。今年,人社部、财政部联合发布《关于继续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的通知》称,将自今年5月1日起,继续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率。其中,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超过19%的省(区、市),以及单位缴费比例降至19%的省(区、市),基金累计结余可支付月数高于9个月的,可阶段性执行19%的单位缴费比例至2019年4月30日。

不过,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单菁菁则表示,“我国社保费率是根据未来人们健康状况、生命长度等进行精算过的,因此降低社保费率也并非易事,仍值得深入研究”。但随着征缴力度的增强,企业低报基数的现象随之减少,降低社保费率的条件也将具备。

国泰君安研究所的一份报告建议,未来在具体执行过程中,或从基数、过渡期、差异化实施、减税等方面对改革新政作出调整。例如,可以为部分中小企业设立社保征缴改革过渡期,在过渡期内仍按以往下限缴费,为企业调整人力成本提供缓冲期。在基数方面,可以针对中小企业暂缓实施实际工资计缴,通过降低最低基数减小对企业的冲击,如基数定为当地行业职工月平均工资固定比例等,缓解企业运营压力。

此外,我国各地分征社保费也导致区域间社保基金财力不均的问题较为突出,劳动力跨省迁移养老存在制度障碍,中央调剂金制度也与真正意义上的全国统筹存在距离。单菁菁认为,此项改革或将成为社保“费改税”前奏,为全国社保统筹奠定基础,将有助于缓解区域间失衡现状,也为未来“降成本”打开了操作空间。

  • 中研网
    发现资讯的价值
  • 中研研究院
    掌握产业最新情报

中研网是中国领先的综合经济门户,聚焦产业、科技、创新等研究领域,致力于为中高端人士提供最具权威性的产业资讯。每天对全球产业经济新闻进行及时追踪报道,并对热点行业专题探讨及深入评析。以独到的专业视角,全力打造中国权威的经济研究、决策支持平台!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寻求报道 ››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注明"转载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研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
烦请联系:jsb@chinairn.com、0755-23619058,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行业研究院

2018-2023年综艺节目行业深度分析及“十三五”发展规划指导报告

第一部分 行业运行环境第一章 综艺节目行业相关概述

2018-2023年种子行业深度分析及“十三五”发展规划指导报告

第一部分 行业运行环境第一章 种子行业相关概述第一

2018-2023年钟表行业深度分析及“十三五”发展规划指导报告

第一部分 行业运行环境第一章 钟表行业相关概述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