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报告 - 行业资讯 - 数据中心 - 市场分析 - 企业商圈 - 资源下载 - 供求商机 - ENGLISH
中研普华 可研报告 媒体报道 常见问题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行业研究网 > 中研财经 > 导读推荐 > 正文

西部地区公布详细民间投资数据 房地产制造业低迷

中研普华财经(http://finance.chinairn.com)  日期:2016年7月27日 

从去年底到今年,民间投资增速回落的问题引发持续关注。西部地区公布详细民间投资数据,房地产制造业低迷,拖累民间投资增速。

此前国务院召开的促进社会投资健康发展工作会议上,李克强总理提到,许多中西部地区、尤其是东北一些省份民间投资回落叫人揪心。  

截至目前,从西部地区已公布的较为详细的民间投资数据来看,四川、重庆、陕西、贵州在2016年上半年表现不一。  

其中,四川省和陕西省因为房地产和制造业的低迷,拖累了民间投资增速。而重庆和贵州省的民间投资开始出现从传统工业向新兴产业转移的趋势。  

四川民间投资小幅回升  

自2011年以来,四川民间投资迅猛发展,并取代国有投资在全省投资中的主导地位,民间投资总量占全省投资比重超过了50%。  

“十三五”期间,全省累计完成民间投资约5.6万亿元,占全社会投资的比重达54%,年均增长17.3%,增速高于全社会投资3.4个百分点。  

但2016年上半年,四川省民间投资仅增长5.4%,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降到50.4%。  

对此情况,四川省统计局总经济师熊建中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自2014年后,四川省民间投资增长一直呈减缓趋势。其中主要原因是民间投资主要投向的房地产和制造业,近年来的盈利能力持续下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注意到,随着四川省多项鼓励民间投资政策的出台,今年3月后,民间投资终结了2015年以来的月增速均低于同期全社会投资增速的局面,开始小幅回升。2016年1-2月,四川省的民间投资增速曾一度放缓至1.8%。  

不过,熊建中亦表示,目前尚不能确认下半年该数据是否将持续回暖。  

陕西民间投资负增长  

作为传统能源和制造业大省,陕西省的民间投资增速则表现为大幅下降。  

今年上半年,陕西省完成民间投资3508.2亿元,增速下降4%,民间投资占固定投资的比重为43.01%。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06-2015年,陕西民间投资年均增速为28.4%。  

陕西省从今年年初便出现民间投资负增长。1-2月,该省完成民间投资362.28亿元,同比下降12.8%,比去年同期和去年全年分别回落20.5和20.3个百分点,是近年来首次出现的负增长,影响全省投资增速下降7个百分点。  

究其原因,房地产和制造业的景气度下滑,是拉低民间投资的主因。2015年,上述行业的民间投资分别占全省民间投资的29.4%和28.2%。而陕西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1-5月,全省固定资产投资5260.3亿元,同比增长4.5%,而房地产业和工业为负增长,分别为-6.5%、-11.2%。  

对陕西的情况,国务院的民间投资督查组此前反馈情况是,该省民间投资“结构不合理、信心不足和融资难”。  

重庆发力新兴产业  

从上半年的表现看,西部的民间资金投资转向的迹象明显。即从此前投资房地产、传统能源到投向新兴技术行业。

其中代表地区之一即是重庆市和贵州省。  

从今年以来重庆市民间投资的投向看,三成流向房地产行业,五成在工业领域。  

重庆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房地产民间投资1143.91亿元,同比下降2.8%,下拉全市民间投资增速1.0个百分点——截至6月底,重庆市民间固定资产投资3619.7亿元,占全市固定资产投资额的51.1%,增速比去年同期提高1.2个百分点,同比增长9.5%,但比一季度回落2.7个百分点。  

“房地产去库存,是拉低民间投资增速的主要原因。”重庆市统计局副局长张富民称。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工业领域,重庆民间投资保持了良好态势,上半年近五成民间投资投向工业,总投资额1670.01亿元,增长28.2%,比全市工业投资增速高11.9个百分点。  

“从占比看,工业民间投资占全市工业投资比重70.4%,主要投向汽车、电子等支柱产业,大量民间投资投向实体经济,表明全市实体经济活力强劲。”张富民称。  

贵州仍面临较多瓶颈  

贵州民间投资也呈现新的亮点。  

贵州省发改委主任陈少波称,上半年贵州省民间制造业投资增长22.9%,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投资增长40.6%,在大数据、大旅游、大健康、智能制造等新兴产业投资中,民间投资占比均超过70%。贵州省民间投资企业商会会长饶科亮认为,一是贵州几大支柱产业如煤炭、房地产、白酒等进入去产能阶段,投资渠道变窄;二是全国经济形势总体趋缓,民间投资信心严重不足;三是很多资金进入政府平台,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同时,面临银行的抽贷、断贷;四是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导致的三角债、四角债及多角债,导致流动性不足;五是鼓励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措施没有完全落实等。  

“融资难、贷款难、担保难仍是贵州民营经济发展的最大瓶颈。”饶科亮称,“民营企业贷款利率往往上浮执行,抵押物资产评估压级压价。”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分享本文地址:http://finance.chinairn.com//News/2016/07/27/111743721.html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返回财经首页

推荐广告

推荐广告

首页 - 研究报告 - 行业资讯 - 数据中心 - 市场分析 - 企业商圈 - 资源下载 - 供求商机 - ENGLISH
中研普华 - 中研财经 - 意见反馈 - 友情链接 - 媒体报道 - 常见问题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研普华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