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报告 - 行业资讯 - 数据中心 - 市场分析 - 企业商圈 - 资源下载 - IPO咨询 - ENGLISH
中研普华 可研报告 媒体报道 常见问题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行业研究网 > 中研财经 > 银行保险 > 正文

8家排队上市城商行充足率下降 上市方案频频延期

中研普华财经(http://finance.chinairn.com)  日期:2014年5月26日 

  “盛京银行从未放弃过上市计划,将按照监管要求积极推进,最终登陆A股或H股取决于诸多因素。”盛京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
  
  冰封7年的城商行A股上市之路,在IPO重启之际,依然未见曙光。
  
  近期,包括盛京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成都银行、东莞银行等多家A股排队上市城商行,纷纷将上市方案延期。即便伺机转战H股,上海银行和盛京银行亦未有明确时间表。
  
  由于扩张过快,排队上市的8家城商行,去年均出现资产充足率不同程度的下滑。与此同时,5家排队上市农商行中,去年3家盈利增速放缓至个位数。无论城商行还是农商行,都迫切寻求增资扩股、发行债券等补血途径。
  
  A股上市方案频频延期,H股未明朗
  
  近期,在A股排队的多家城商行延期或调整上市方案。IPO即将重启之际,城商行的上市步伐未见加速。
  
  证监会网站披露信息显示,正在A股排队的银行有13家。其中8家为城商行,包括上海银行、杭州银行、江苏银行、盛京银行、锦州银行、成都银行、贵阳银行和东莞银行;另外5家为农商行。另外,大连银行于2013年已中止审查。
  
  8家城商行中,杭州银行、东莞银行处于“已反馈”阶段,其余6家处于“已受理”阶段。这些银行均需要在补报和更新材料之后,方能进入预先披露阶段。
  
  自2007年南京银行、宁波银行和北京银行挂牌上市后,城商行的A股IPO已搁浅7年。
  
  排队中的盛京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成都银行、东莞银行,上市议案三番四次搁缓。
  
  盛京银行最早于2009年递交A股上市材料。2012年3月、2013年3月、2014年3月举行股东大会审议延续A股上市的相关议案,最近一次股东大会的审议有效期仍为一年。
  
  今年4月召开的股东大会上,上海银行通过将A股上市方案有效期延长一年的议案,这是该行提交A股上市方案以来的第四次延期。
  
  江苏银行则在3月底的股东大会上,将A股IPO计划延期。这是江苏银行继2012年出现在证监会公布的银行排队名单后第三次延期。
  
  成都银行将于今年5月27日召开的2013年股东大会上,审议关于调整IPO方案的议案。2012年的股东大会上,该上市方案已出现过延期。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成都市检察院成都银行前董事长、行长毛志刚以涉嫌受贿罪侦查终结,并移送审查起诉。此前,毛志刚是推动成都银行上市的核心高管之一,被调查风波成都银行IPO的影响难以估量。
  
  而东莞银行在2013年11月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也审议了延长A股上市方案有效期的议案。去年该行盈利增速急速放缓,从2012年的45.39%骤减为2013年的2.65%。
  
  “虽然A股上市闸门已然开启,但银行短期内实现上市仍很艰难,在港股市场上市就成为了各家银行的工作重点。”银行业分析师表示。
  
  去年11月至今,短短半年内,已先后有重庆银行、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三家城商行在H股上市,筹资总额超过200亿港元。正在A股排队的城商行中,上海银行和盛京银行均有意伺机转向H股。
  
  盛京银行是东北地区,实力最强的城商行。该行2013年年报显示,该行总资产已接近3600亿元,贷款余超过1300亿元。
  
  自2009年叩A股大门四年无果后,盛京银行于2013年8月通过H股上市议案,开始赴港上市之旅。近期,盛京银行再次召开股东大会,审议H股上市议案。
  
  “盛京银行从未放弃过上市计划,将按照监管要求积极推进,最终登陆A股或H股取决于诸多因素。”盛京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
  
  业内人士认为,发行成本上看,一般而言,内地银行在香港上市,发行成本要高于A股市场,并且由于估值偏低,融资规模小于在A股IPO。但迫切的资本金补充需求,让H股成为融资的重要渠道。
  
  从重庆银行和徽商银行披露的年报看,截至2013年末,重庆银行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从年初的11.11%和8.18%,升至13.26%和10.82%,大幅提高2.15和2.64个百分点;徽商银行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更高达15.19%和12.6%,比年初提高1.65和2.3个百分点。
  
  今年在H股上市的哈尔滨银行,其提交给港交所的发行材料显示,按新资本管理办法规定计算,截至2013年12月末,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67%和12.55%,尽管比上年末的11.94%和12.97%有所下降,但已扭转资本充足率下滑的趋势。
  
  不过,较早瞄准H股的上海银行已两次延后其上市议案有效期限。
  
  从资产规模看,上海银行领先其他未上市城商行,在城商行IPO中呼声甚高。今年4月召开的2013年股东大会上,该行将H股上市方案有效期延长一年,至2015年5月28日。这是该行H股方案的第二次延期。据悉,因申请H股全流通未获得批文故需延迟。
  
  银行业内人士称,上市于城商行完善管理水平、拓展业务渠道、提升品牌和人才招聘上,有长期的利好。不过,补充资本金往往是最主要的目的。
  
  二级资本债成融资新欢
  
  由于扩张过快,排队上市的8家城商行,去年均出现资本充足率不同程度的下滑。城商行采取增资扩股、发行债券等多渠道补血。
  
  特别是江苏银行,更是全线告急,其在上轮增资扩股前的核心资本充足率仅为8.45%,逼近监管红线。
  
  新《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巴塞尔协议Ⅲ)规定,在正常条件下系统重要性银行和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5%和10.5%,核心资本充足率最低要求分别为9.5%和8.5%,达标时间分别为2015年和2018年。而在特殊情况下还可以有更高的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
  
  2013年11月,上海银行启动了4.7亿股普通股的定向增发,募集价格为每股13.9元,共募集资金65.33亿元;同年4月,江苏银行发行13亿股,再融资规模不相上下,达到65亿元。去年8月,盛京银行股东大会也审议了增资扩股议案。
  
  2013年4月份,银监会曾召开城商行会议研讨试点发行二级资本债。新一轮增资潮中,二级资本工具被多家城商行使用。盛京银行当年7月底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就通过了发行二级资本债券的相关议案。
  
  今年5月21日,杭州银行成功发行40亿元二级资本债。
  
  早在2006年,杭州银行就发行10年期8亿元债券补充资金来满足上市要求。近年来,杭州银行采取了多种措施持续补充资本金,包括2009年7月份增资扩股,2006年、2008年、2010年及2011年分别发行四期次级债券,共计募集38亿元。
  
  颇为罕见的是,杭州银行2013年营业收入97.7亿元,较2012年逆势下滑0.13%,一反该行近几年两位数复合增长的趋势。其资本充足率为11.58%,也较2012年末下降0.88个百分点;核心资本充足率为9.42%,较上一年下降0.1个百分点。杭州银行表示,此次募集的40亿元,全部用于补充该行二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以增强营运实力。
  
  实际上,今年第一笔二级资本债落在锦州银行。1月份,锦州银行发行15亿元减记型二级资本债,补充二级资本。
  
  公开资料显示,锦州银行成立于1998年,原先资产规模甚小,2001年时总股本仅为1.15亿股。据统计2001年至2012年12年间,锦州银行先后进行过9次增资扩股,总股本由成立之初的约1.15亿股增至2012年末的约39亿股。此外,在2007年至2012年间,锦州银行先后共发行了15亿元的次级债补充资本金。
  
  锦州银行称,资本充足率直接制约资产规模扩张,现有资本规模难以满足业务发展需要,随着新设机构的增加,资本充足率将进一步下降。同时,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也有利于改善其核心资本占比过高的局面。
  
  另外,成都银行2011年5月成功发行24亿元10年期次级债券,用于补充附属资本。这是成都银行继2008年实施增资扩股并引进战略投资者后在资本补充方面又一重大举措。
  
  银行业内人士看来,从外界寻求资本补充的方式终究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提高内生补充资本的方式才是城商行应当寻求的出路。
  
  5家排队农商行,3家净利增长个位数
  
  与城商行相比,农商行始终在A股大门外徘徊。经过几年的急速扩张,农商行的资金消耗巨大,亟待上市融资解渴。
  
  据证监会网站披露,目前在A股排队的农商行有5家,均出自江苏一省。分别是吴江农商行、江阴农商行、常熟农商行、张家港农商行和无锡农商行。张家港、江阴、常熟等农商行是首批提交上市申请的农商行,无锡农商行则是2013年5月加入的新晋成员。
  
  5家排队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在13家排队银行中水平靠前。截至去年末,江阴农商行、张家港农商行和无锡农商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高于12%,分别为12.36%、12.1%和12.05%,其次为常熟农商行11.93%,吴江农商行为11.63%。
  
  不过,资本充足率下滑压力在去年颇为明显。如无锡农商行2013年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底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3.43%,同比下降0.88%;核心一级和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2.05%,同比下降1.31%。
  
  资本不足,也是农商行资产规模受限的原因之一。截至2013年末,除吴江农商行外,其余4家农商行的资产规模均突破700亿元,其中规模最大的为常熟农商行844.1亿元,其次是无锡农商行837.7亿元,江阴农商行760.1亿元,张家港农商行725亿元,规模最小的为吴江农商行624.8亿元。
  
  扩大规模,补充资本的一大途径是上市。
  
  早在2007年,江苏张家港农商行已递交第一份农商行上市申请,随后十多家农商行陆续跟进。但迄今为止,仅有重庆农商行在2010年底绕道港股成功上市。
  
  重庆农商行2013年年报显示,该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3.64%,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85%,分别较上年末提高0.42个百分点、0.55个百分点。此,该行表示一是资产结构转型效果明显,二是内源性资本补充能力较强的结果。
  
  A股排队中的5家农商行,江苏吴江农商行、江苏张家港农商行、江苏江阴农商行处于落实反馈意见阶段,江苏常熟农商行、无锡农商行则尚处于“已受理”阶段。
  
  由于上市进展缓慢,和前述城商行一样,多家农商行上市议案出现延期。
  
  今年3月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常熟农商行通过了A股上市方案有效期延期的议案。过去几年,调整A股上市及授权方案已成为该行股东大会必审议案之一。实际上,股东大会审议上市调整方案,目前依然是吴江农商行的上市进展。
  
  江阴农商行的上市计划同样被搁缓。今年3月初召开第十五次股东大会上,该行通过了A股上市有效期延长一年的议案。这已是该行A股上市方案的第二次延期。
  
  曾独家获悉,在深交所中小板排队的江阴农商行准备转投上交所,但受到近日央行定向降准的影响被迫搁置,目前正在加紧修改材料。联系江阴农商行办公室主任陆健生求证此事,方却不予置评,匆匆挂断。
  
  股东人数严重超标、资产质量较低等问题,加上市场环境恶化,造成农商行上市之路漫漫。等待上市过程,农商行资本补充前期依赖的是利润留存的原始途径。
  
  以江阴农商行为例。该行2001年12月成立,彼时注册资本仅1亿元。资本扩张过程经历了2004年两次增资,2006年以盈余公积转增资本以及向法人股东定向募集。2008年再次以盈余公积转增资本,2009年和2010年以未分配利润转增资本。十年间注册资本扩大10倍,达11亿元。
  
  近年来,银行利润增速已明显放缓。江阴农商行、张家港农商行以及无锡农商行的净利润增速已经放缓至个位数,分别为2.5%、2.93%以及6.5%。为提高资本充足率,增资扩股、发行次级债成为更普遍的权宜之计。
  
  “我们准备发行15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现在正在申报材料。”无锡农商行董秘王洪顺向透露。而江阴农商行在2012年已发行10亿元次级债券,补充资本。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6月,吴江农商行遭到央行通报违规发债。通报指出,该行在未获得央行批准情况下,于2008年11月私募发行4亿元次级债券,违反相关规定。
  
  在通报中,央行称吴江农商行“风险意识淡薄,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机制存在缺陷”。多名业内人士指出,央行在吴江农商行排队上市过程中发布通报批评,或该行上市产生消极影响。




分享本文地址:http://finance.chinairn.com//News/2014/05/26/16204296.html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返回财经首页

推荐广告

推荐广告

首页 - 研究报告 - 行业资讯 - 数据中心 - 市场分析 - 企业商圈 - 资源下载 - IPO咨询 - ENGLISH
中研普华 - 中研财经 - 意见反馈 - 友情链接 - 媒体报道 - 常见问题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研普华 版权所有